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德国需要移民,我们呢?

Claire Groden 2015年12月02日

数以千计逃离中东冲突地区的难民可能改变欧洲的面貌;越来越多的经济研究也表明,他们或许会使欧洲变得更好。移民的涌入怎么会使欧洲因祸得福呢?

《财富》(中文版)-- 今年夏天,移民和难民以前所未有的势头涌入欧洲,其中的大部分是逃离长达五年血腥内战的叙利亚人。在这些历经艰辛路程而抵达欧元区国家安全海岸的人当中,有的人面对的是防暴警察、催泪瓦斯和水炮—大部分人面对的则是普遍感到忧心忡忡的当地民众,他们担心自己国家的经济和社保体系将无法承受大批涌入、一无所有的难民。

的确如此,只有德国例外。与其他欧盟(European Union)国家不同的是,德国预期到今年年底接受将近100万移民—大约相当于其人口的1%。德国期待的是,这些难民非但不会造成财政混乱,反而能够实实在在地提振经济。

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认为德国是正确的。该国的出生率是世界上最低的,而且它的劳动人口正在迅速老龄化。从叙利亚逃出来是需要动用资源的,所以成功抵达欧洲的许多移民似乎都比较年轻,受教育程度较高,家境也比较富裕。“如果我们能很快地对这些来到我们国家的人进行培训,使他们开始工作,我们就能够解决我国未来经济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技术人手匮缺。”德国的副总理西格玛尔·加布里埃尔(Sigmar Gabriel)这样告诉议会。

当然,这样做的代价也很高。德国今年拨出了将近70亿美元的难民专用款。不过,如果移民真的能够很快地如期融入社会,这笔开支可以最终通过新增税款和提高消费来抵消掉,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的名誉所长德梅特里奥斯·帕帕德米特里奥(Demetrios Papademetriou)如是说。移民安置的结果可能会和目前在土耳其发生的情况一样。最近的调查表明,在土耳其,劳动人口的增加以及叙利亚难民对商品和服务需求的增长,推动了当地商业的发展,创造了就业机会。再看看黎巴嫩。世界银行(World Bank)报告说,进入黎巴嫩的难民数量相当于该国人口的四分之一,使其经济发展的速度超过了预期,即便是在叙利亚的内战破坏了两国贸易的情况下。

越来越多的大量证据表明,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接受难民往往是明智之举。在美国,本届大选期间对移民的敌意一目了然[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崛起就是一例],而美国也将出现一波婴儿潮时期的出生者的退休大潮,而更加年轻的外国劳工却可能通过增加纳税、美元和生产力来消除其后果。此外,移民创业的数量往往是本土出生的美国人的两倍,他们绝大多数都会去工作,而不是制造失业,而且—不像竞选者所说的那样—不会夺走我们的工作机会。2014年所做的一份对全球27项同类调研的综述发现,虽然在某些情况下,工资可能受到影响,其他情况下则可能改善,但并没有发现导致经济总体下行的后果。

另外,难民甚至比普通移民更有可能刺激经济增长。根据一项调查结果,1975年至1980年期间抵达美国的难民,到1990年时的收入比其他的移民高出20%。而且,他们或许有更多的动机去争取胜人一筹。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高级研究员特德·奥尔登(Ted Alden)说,因为他们当中有许多人觉得自己正在得到“人生的第二次机遇。”

美国最近加大了接受难民的承诺—其中许多是叙利亚人,并且到2017年,把接受难民的总数从7万增加到10万。难民的到来很可能对当地产生深远的影响。在圣路易斯(St. Louis)南部,一些人烟稀少、危险四伏的居民区被1990年代到来的数千名波斯尼亚难民改造成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小波斯尼亚”。在缅因州的刘易斯顿(Lewiston),索马里难民的到来使这个一度财政拮据的工业城恢复了课税基础,原居民也开始返流。在克利夫兰(Cleveland),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该地区的4,000多名难民在2012年纳税4,800万美元,提振了当地的经济。

当然,后果如何多半尚不得知,来自于各方面的严重挑战仍然不断。作为难民,“你努力工作,忍受丧失身份的痛苦,但是仍然无法在今后三年里恢复你过去在叙利亚的地位。”帕帕德米特里奥说。“但是,从今往后的10年,你可以活得比你留在叙利亚强百倍。”这对我们其他人也同样有好处。

译者:夏蓓洁

 

普通公民能为缓解这场危机出力吗?

世界上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不断加深,各国政府至今却无法破解这一难题,或是防止许多企图安全逃离饱受战火蹂躏祖国的人死于非命。于是,腰缠万贯、独辟蹊径而且获得董事会批准的公司高管们挺身而出了。尽管再多的私人财富也难以使这场人间惨剧有所缓解,加上欧盟和联合国应对失措、资金短缺,下面这些商人声称自己能够出一把力。更多的人应该群起效之。

贾森·布兹(Jason Buzi),房地产投资商

布兹想为全世界流离失所的人创立一个新国家。这位加州的开发商在今年7月宣布了他的计划—建立“难民国”,估计要花费数百亿美元。可选地点包括印尼和加勒比地区。

克里斯·卡特兰博内(Chris Catrambone),丹吉尔斯集团(Tangiers Group)创始人

2013年,住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卡特兰博内夫妇在诺福克(Norfolk)买下了一艘二手考察船,把它开到了马耳他(Malta)。如今,此船被用作为私人海岸护卫艇。船员们说,他们已经从海里救出了1.1万名难民。

哈姆迪·乌鲁卡亚(Hamdi Ulukaya),乔巴尼酸奶公司(Chobani)首席执行官

今年5月,乌鲁卡亚声称要将其14亿美元家产的一半捐作难民救助基金。他在土耳其毗邻叙利亚边境的地方长大,这场危机也波及到了他的家乡。“我从视频上看到了我认识的人。”他最近说道。“我对这一切太熟悉了。”

纳吉布·萨维里斯(Naguib Sawiris),电信业亿万富翁

这位埃及巨头据称已经采取步骤,试图买下一个希腊岛屿来接纳数百万名难民。“也许这个主意很疯狂。”他于9月在推特(Twitter)里发推文宣布这个计划时说,“但至少可以暂时收留到他们能够回到自己的国家??!!”

 

作者:Vivienne Walt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