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科技

从R2-D2到实用型机器人

Dinah Eng 2014年12月10日

iRobot如何给我们带来可以清洁房屋、拆除炸弹,以及开方看病的机器人。

《财富》(中文版)-- 日常生活中的机器人概念一直是动画片《杰森一家》(The Jetsons)和电影《星球大战》(Star Wars)中的内容。但是47岁的科林·安格尔(Colin Angle)、59岁的罗德尼·布鲁克斯(Rodney Brooks)和46岁的海伦·格雷纳(Helen Greiner)通过他们的公司iRobot把这样的发明创造引入了现实生活。它推出的Roomba吸尘器已经家喻户晓,但是其他的发明创造还有更重要的功能:军方用PackBot机器人在阿富汗拆除炸弹,医生用RP-VITA远程诊治疾病。一度靠信用卡和积蓄融资的iRobot现在已经扭亏为盈:去年,它的营业额达到4.87亿美元,利润额为2,700万美元。下面就是这些发明家的故事:

    罗德尼·布鲁克斯:我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Adelaide)长大。我们家的最高文化程度就是高中,我在数学方面比较聪明,因此成为学者,并且在斯坦福大学(Stanford)获得了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博士学位。我以前没打算做商人。

    科林·安格尔:我基本上是在纽约州的斯克内克塔迪(Schenectady)长大。从很小开始,我就迷上了建造和发明。我3岁时修好了一个马桶。我是妈妈一个人拉扯大的,马桶坏的时候,我正在读理查德·斯凯瑞(Richard Scarry)的《忙碌镇的生活》(How Things Work in Busytown),于是我便说:“妈妈,如果你能给我读这几句话,我就能修好马桶。”不出所料,我找到了问题所在。如果我要去收拾床铺,我会立即想到,我该如何造一个机器人来帮忙呢?

    海伦·格雷纳:我出生在伦敦,在长岛(Long Island)长大。1978年,父亲带回来一台电脑,当时我才10岁,这台电脑就归我了。后来我看了《星球大战》,并且喜欢上了R2-D2机器人。它有人类一样的性格。考大学时我只报了麻省理工学院(MIT),就是在那里我遇见了科林。

    布鲁克斯:1984年,我从斯坦福大学调到麻省理工学院教书,并且成为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和人工智能实验室(MIT's Computer Science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aboratory)的创始主任。

    安格尔:1988年,一位朋友要去罗德那里面试一个制造机器人的工作,于是我也去了。我们要填写一份表格,内容是关于我们制作的电动机械装置的。一个小时后,我突然意识到这正是我热爱的工作。

    布鲁克斯:科林是我聘用的3名大学生之一,我给他的项目是建造一个步行机器人。

    安格尔:我制造出了有6条腿的步行机器人Genghis。罗德负责高智能问题,我负责层次较低的软件编程、电子和感应问题。罗德因此获得了终生职位,我因为写出了优秀的电子工程学论文而获得了“阿德勒奖”(Adler Prize)。于是,一段美妙的合作关系就此展开,并且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喷气推进实验室(Jet Propulsion Lab,JPL)开发出了Attila,它是可以在其他星球上探险的漫步者机器人的原型。

    格雷纳:在上研究生时,有一次暑假科林和我在JPL工作。我在那里有两份实习工作,并且在麻省理工学院和JPL撰写我的硕士论文。

    安格尔:一天罗德说:“我想创建一家机器人公司。”我说:“好啊,我参加。”于是,我们在1990年创办了IS Robotics Inc.公司,专门制造实用型机器人。我们的小组急需扩大,因此我们把海伦拉了进来。

    格雷纳:我创建了另一家公司,把JPL的技术商业化。我认为与科林和罗德共事的机遇更难得,于是我也加入了。在学术界,机器人是用来做演示,并且钻研新技术的。创办这家公司是为了找到一种方法,制造可以真正为人类所用的机器人。

    布鲁克斯:起初我们也不清楚我们的客户是谁。我们没有资金,于是开始为别人做合约研究。我们三个人组成了一个优秀的团队。科林负责电子,海伦负责机械,我负责软件。我们必须迅速行动,为客户制定新的解决方案。项目内容从为孩之宝(Hasbro)生产玩具,到为政府生产军用机器人,几乎无所不包。

    安格尔:iRobot的名字取自互联网机器人。我们感到这将是公司的未来,于是我们在2000年把公司更名为iRobot。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实现这个梦想。去年,我们开发出RP-VITA,医生可以借助它为中风病人进行远程会诊,并且治疗进入危重病监护室(ICU)和急诊室(ER)的病人。

    格雷纳:大型公司也许会在实验室里从事创新和颠覆性工作,但是他们很难把这些应用到现实生活中,其中的一个原因是这有可能破坏公司现有的业务。如果你是像iRobot这样的小型公司,你就会为了一个目标全力以赴,正是这一点帮助我们从研究转向了主流产品。

    布鲁克斯:我曾经在中国待了很长时间,钻研如何实现低成本制造,正因为如此,我们能够以更低的成本生产Roomba吸尘器。2001年,伊莱克斯公司(Electrolux)为欧洲引进了机器人吸尘器Trilobite,但价格却是2,000欧元,而我们的只要200美元。

    安格尔:最初的两三年,公司只有罗德尼、海伦和我。我们招聘了五六个人,随后又慢慢扩大规模。有6年半的时间,每月月初我们银行中的存款都不够支付工资,但我们还是挺过来了。我们从事的任何工作都充满了变数。

    格雷纳:我们的开支全部用信用卡支付,而且没法支付大批账单。

    安格尔:我们找出还没有终止我们的信贷的供应商,然后找它们供货。我们向实验室推销机器人时,先预收一半的生产费用,通过这样的办法我们坚持了下来。大家纷纷解囊相助,因为他们希望生产出的机器人能够像《杰森一家》里的那样。在公司成立12周年之际,我们的营业额达到了1,500万美元。

    布鲁克斯: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明白我们从事的工作有可能是可持续的。直到最近,在我们获得低成本的计算机零配件之后,它才变得清晰起来。手机市场让照相机和小型计算机系统的成本大幅下降。笔记本电脑行业帮助延长了电池的使用寿命。

    格雷纳:起初,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果科林和我制造机器人,那就没有人来管理公司。我们不得不在技术创新者和公司管理实践的创新者之间不断转换角色。1998年,我们从宏公司(Acer)和First Albany公司得到了第一笔风投资本,总计250万美元。前者是一家大型计算机制造公司,它当时正在物色麻省理工学院的新创企业,后者主要投资破坏性技术。从那以后,我就承担起为风投资本负责的职责,直到公司上市。

1 2 下一页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