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水的价值

Brian Dumaine 2014年09月26日

农田变得焦枯,公司忧心忡忡。全球对水的需求依旧超过供给。该怎么解决?一些商业领袖和经济学家说,这很简单:让人们为这种地球上最宝贵的商品付更多的钱

《财富》(中文版)-- 萨拉·伍尔夫(Sarah Woolf)在加利福尼亚州坎图亚克里克(Cantua Creek)有1,200英亩(约4.86平方千米)农田,位于中央山谷(Central Valley)之内。山谷坐落于加州中部,是一条长达超过400英里(约643.74千米)的狭长地带,面积相当于西弗吉尼亚州。它北接喀斯喀特山脉(Cascade Range),南邻蒂哈查皮(Tehachapi),东靠内华达山脉(Sierra Nevada),长期以来是美国出产最丰富的农业区之一。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的统计,此地虽然只占美国农田面积的不到1%,却供应了美国四分之一的食品。

    但是在过去3年,这里遭受了在任何人的记忆中都没有过的旱情。1月,随着加利福尼亚州的河流和水库水位创下或接近新低,州长杰里·布朗(Jerry Brown)宣布加州处于紧急状态。到了3月,因为干旱过于严重,负责管理由内华达山脉向中央山谷供水的联邦政府和加州政府切断了对农民的供水。这使得很多农民面临着两个不愉快的选择:以相当于四倍的价格在现货市场买水;或者是大幅减少种植。

    第三代农民伍尔夫种植西红柿、洋葱和大蒜,这些作物一般会进入由亨氏(Heinz)、宝洁(P&G)等食品行业巨头生产的蕃茄酱、洋葱调味酱等产品当中。她选择只耕种一半土地。她说:“客户需要我们的农产品,但是我们无法提供,因为我们没有水。”官员们说,今年中央山谷有超过50万英亩(约2,023.43平方千米)肥沃的可耕地将很有可能面临休耕。大量的水果和坚果将死于缺水。食品价格在遵循着供求法则,已经开始上涨。

    从伍尔夫的农场沿5号州际公路(I-5)向南驱车5小时,你会看到地面几乎像被烤干了一样。圣迭戈(San Diego)正在经历1,200年以来最严重的干旱之一,如今它90%的用水需要从外部引入。同样,几乎得克萨斯州的所有地方也干过枯草。4月,在得州的252个县中,有240个被指称为灾区。美国农业部(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称之为“异常干旱”,位于达拉斯西北的、一座有10万多人口的城市威奇托福尔斯(Wichita Falls)的居民将不得不循环利用污水洗澡和刷牙。如今在俄克拉荷马、堪萨斯、科罗拉多、内华达和新墨西哥州的大片地区,淡水也都成了稀缺物品。

    任何物理学家都会对你说,水不会从地球上凭空消失。它以流动的状态存在:它在冰川的冰中,在云中的蒸汽里,咸海水里有它,从眉毛上滴下的汗珠里也有它。不管处在哪个阶段,水只要离开某一领域—通过蒸发、降落、消耗或者是流入地下—它必然又会在其他地方现身。同样是在北半球,今年加州闹干旱,英国却遭到了暴雨的连续袭击,过了一个有纪录以来最湿的冬天。

    但是,缺水问题是真实存在的,不但十分严重,而且还是全球性的。联合国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称,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干旱在全球范围内的持续时间越来越长,强度越来越大,涉及的地区也越来越广。再加上污染、过度消费、人口无限制增长的影响,使得政治左派和右派几乎没有争议空间:我们正面临着一个实实在在、迅速发展、超越国界的水危机。

    这当然不是什么新鲜事。非政府组织、地质学家和气候科学家警告缺水问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今日令人吃惊的是发出警告的企业界人士的庞大数量。SAB Miller公司的水风险与伙伴关系高级经理戴维·格兰特(David Grant)对《财富》杂志说:“现在对水问题的讨论已经到了董事会级别。”(该公司拥有水风险高级经理本身就说明了问题。)百事公司(PepsiCo)的首席执行官卢英德(Indra Nooyi)说:“全球水危机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紧迫的挑战之一。”

     翻阅可口可乐(Coca-Cola)、金宝汤(Campbell Soup)等公司的最新财务报表,你会看到里面列举出了对可能危及企业运营的与水有关的问题的担心。可口可乐将“缺水”列为一大风险因素,排名仅次于“过度肥胖”。公司警告称,肥胖问题可能减少对它的部分产品的需求。雀巢公司(Nestlé)的董事长包必达(Peter Brabeck-Letmathe)专门开设了个人博客,讨论全球水问题。包必达还是2030水资源集团(2030 Water Resource Group)的领导人,这是一个由来自于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饮料公司、开发银行以及数家政府机构所组成的公共与私营部门的协作组织。

    水问题对于上面提到的那几家公司来说的确很重要。按销售额计算,雀巢是世界上最大的食品公司,也是美国市场上瓶装水销售的绝对老大,其品牌包括波兰泉(Poland Spring)、巴黎水(Perrier)等。SAB Miller公司每年销售超过340亿美元的美乐(Miller)、银子弹(Coors Light)、沛罗尼(Peroni)等200个左右的啤酒品牌。可口可乐和百事呢?一样,它们对获取洁净淡水制作产品的兴趣是再明显不过了。

    此外,其他数十个行业也离不开大量的水,无论是芯片制造、水力压裂,还是肉类加工行业。比如,得克萨斯州的长期干旱就迫使嘉吉公司(Cargill)在去年关闭了它位于普莱恩维尤(Plainview)的牛肉加工厂,因为美国的牛群数量已经降到了6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干旱的土地影响了谷物产量,推高了饲料价格,再加上牛群规模的下降,导致了目前牛肉价格的飙升。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的高级投资策略师阿比·约瑟夫·科恩(Abby Joseph Cohen)对《财富》杂志说:“我们一直考虑的是,水对饮料或化学品有多么重要。但是有谁知道,还有多少其他行业要依靠水来维持它们的供应链、员工队伍、生产以及健康的运营环境?”

    答案可能是几乎所有行业。难怪大批的企业领袖、经济学家和智囊正纷纷把水重新归类为一种被埋藏的宝藏:“蓝金”。花旗集团(Citigroup)的首席经济学家威廉·布伊特(Willem Buiter)这样概括眼下很多人的想法:“在我看来,水作为一类资产,最终将成为最重要的单一实物商品,胜过石油、铜、农业大宗商品和贵金属。”

    这便引出了下一个极好的问题:如果水是这么有价值,那它为什么还这么便宜?

1 2 3 下一页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