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正威传奇

正威传奇

史颖波 2013年10月23日
有人形容正威集团的办公室里弥漫着木香、花香和书香。没有身临其境的人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奥妙。正像局外人很难理解44岁的王文银如何能白手起家,仅用20年的时间便打造出一家《财富》世界500强企业

    走遍全世界,恐怕你也很难看到这样的办公室:前台的用料是汉白玉,员工用的办公桌椅全部是价格不菲的红木家具,上面有着精美的手工雕花。墙边一溜儿员工用的衣柜和文件柜用料是小叶紫檀和黄花梨。每一排办公桌上,玻璃花瓶里插着白色的西伯利亚香水百合,甜腻的香气在空中飘荡。几百平米的会议室里摆着硕大的金丝楠木会议桌和紫檀龙椅,富贵之气让人想起金銮宝殿。这里不是北京,而是深圳,今年的新科《财富》世界500强正威国际集团总部。这样的气派,不单单是在深圳总部,在正威的北京、上海、新加坡和欧洲办公室,也全部如此。

    作为正威集团的董事局主席,44岁的王文银个头不高,相貌平常,却有着惊人的记忆力。他可以随口背出中国所有省长和省委书记的姓名,历史上各朝代的年号和各国经济排名。1994年,王文银开始创业,以来料加工的方式生产电源插头,产品全部出口。在第一个十年,正威的营业额就达到了100亿元,是中国众多的隐形冠军中的一员。今年,正威以296亿美元的营业额位居《财富》世界500强第387位。正威集团拥有两大产业链:铜和半导体。目前绝大部分收入来自铜制造领域。

    我在他的办公室见到他的时候,王文银刚刚下飞机。每个月或者每个季度,他会到正威控股的几十家企业走一走。这次,他用5天的时间去了安徽的几家企业和上海总部。

    “还是有一些问题。”王文银这样评价安徽之行,“我管理企业20多年,能够从高管的面容和精气神上看出来有没有问题。”王文银说的问题,并不是指业绩不佳或者管理不力,他更担心的是“集团文化到了底下会被稀释”。20年前,王文银的父亲来公司,虽然年纪大还是老板的爸爸,但也照样要自己花钱住旅馆,那时候“所有的事情都在我眼皮底下,看得到。”王文银说:“现在是几万人,你怎么看得了?”

    今年上半年,全球资本市场动荡加剧,国际金属价格大幅回落。伦敦铜价最高8,346 美元/吨,最低6,602美元/吨。即便全球经济不太景气,正威依然保持了20%的增长,全年营业额有可能突破2,000亿元。“如果上半年铜价不跌,我们今年的增长可以达到40%。”王文银说。中国制造业是全球最大的铜买家,占据全球铜产量的40%。

    在王文银看来,当危机来临的时候,能够把握危机的人有70%;能够把握危机变化的人有10%;能够把握危机变化拐点的人只有万分之一。而正威之所以能把握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并且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脱颖而出,正是因为“敏感地把握了市场的脉搏”。

    在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王文银开始研究全球经济危机的规律,他也认同这种观点:几乎十年左右都会有一次全球经济的震荡,每3~5年中国就会有一轮严厉的宏观调控政策。“赚大钱一定要把握住全球的趋势和格局。”王文银说。

    2008年,王文银预感到会来一次全球经济危机。“果不其然,我们就在这次危机中抄底了很多人才与资源。”王文银说:“我们赶上了一个长长的坡,一个厚厚的雪。坡就是在上升,积雪就是利润。”预见到今年全球经济的疲软,年初的时候,王文银安排集团的十位副主席分别兼任每一家分公司的执行总经理,“他们一下去就完全不一样了。”

    在过去几年中,正威在全世界投资了10个园区,“相当于拿到了上千亿的资产。这些资产是什么,就是银子。”这些银子就是下一次经济危机的时候王文银全球并购的弹药。说起2008年的金融危机,市值2,000多亿美元的花旗银行最低的时候60亿美元就可以买下来。全球最大的矿业公司必和必拓差一点就被中铝集团以100多亿美元收购,王文银有种扼腕叹息般的遗憾。“那时候我们还不具备这样的实力。等到下一次危机的时候,再来一次疯狂的并购。”王文银毫不掩饰地说,“我们希望未来的5~10年能够进入世界百强。”进入世界百强,这意味着正威的营业额要接近5,000亿元。

    一家做电源插头的加工厂,怎么能跻身《财富》世界500强?这要归功于王文银独特的扩张思路。一般人的做法大都沿着产业链自上而下地扩张,王文银却逆势而为,由最低端的电源插头向产业链上游扩张。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王文银始终坚持先有市场再建工厂,而电源插头的市场是王文银最熟悉的。第一步,正威从电源插头进入电缆市场。在电缆市场获得成功之后,王文银力排众议,没有进入房地产等热门行业,而是在2005年,因为安徽铜陵一个铜线杆项目在深圳招商而偶然进入铜产业。

    “在我的人生词典里,没有什么是偶然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是必然的。”将电缆的外皮剥掉,里面就是铜芯,从电缆进入铜产业也在情理之中。但是,王文银大手笔在安徽铜陵投资30亿元建造25万吨铜精密加工生产线和14万吨精细铜线项目却有点激进,因为那时正威一年的铜消耗量不过两万吨。但事实证明王文银的判断是正确的。2009年,生产线投产当年,全威铜业的销售额就突破100亿元。从2011年开始,全威铜业成为安徽营业额最高的私营企业,今年的销售额将达到300亿元。

    王文银之所以看好铜产业并且大举进入,还有一个原因是:“我研究过全世界所有的产业,变现能力最好的就是铜。”王文银说。单体25万吨的产能在当时算是亚洲最大的。但是,铜产业的利润并不丰厚,去年正威仍然能有近6亿美元的利润。他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我做了一个现金流非常好但是利润率并不好的企业,靠什么赚钱?”王文银说:“靠五差赚钱。”有了庞大的现金流池子,就可以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去赚更多的钱,这就是王文银的五差:时间差、利率差、汇率差、积差和价差。“比如说今天伦敦的铜大跌,明天上海一定大跌。但是这个时间差很少有人能够把握,我们把握。”王文银说:“太平洋的水、大西洋的水、印度洋的水永远不可能是平的,你可以用每一个海洋之间的不平赚出利润。”正威旗下成立3年的铜贸易公司,人均营业额达到了12亿元。

    “企业的‘企’字上面是个‘人’,下面是个‘止’。起于人止于人,一切的竞争都是人才的竞争。”王文银说:“我们很庆幸,在有色金属铜这个产业链上,全球的精英人才都在我们这里。”在正威,有不少年薪百万甚至千万美金的员工。“别的公司不可能给他们这么高的待遇的。”正威上半年在新加坡聘请了两个团队:一个做有色金属的,一个做石油的。说起挖人的诀窍,王文银说:“我们不请一个人。我们只请一个团队。”正威在全球有2,000多名外籍员工。

    “对市场的深刻感悟和精准判断足以抵挡亿万资产。”王文银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铜价跌到2万多元,正威果断买入十几万吨的现货和30万吨的期货。“会不会亏?会,但是亏的可能性很小。再往下跌也就是10%,10%我们正威赔得起。但是往上涨的可能性是多少?90%。”最终,正威以4~8万元一吨的价格出手,获利丰厚。

    两年前,正威开始步入半导体产业链。这个产业虽然不符合“变现能力快”的要求,但却满足了王文银在正威的第三个十年打造一个技术帝国的梦想。几个月前,正威刚刚并购了韩国三星8英寸晶圆制造厂的设备。尽管这是家老厂,但是对中国企业家来说别无选择。当时有很多的企业想买下这家工厂,三星在考虑诸多因素之后,选择了对其不构成威胁的正威。“其实别人出的价钱比我们多。”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