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信息透明如何控制房价

贾鹤鹏 2013年05月08日

美国为什么没有人人喊打的房姐、房叔?上网一搜,公开交易的房子地址、面积、历次交易价格以及所有公职人员的收入公布得一清二楚,你可以查到某一官员名下有几套房子及其价位,也很容易估算出他们拥有的房产数量是否合理,是否涉嫌腐败或其他不正当收入。这就是信息透明的好处。

    买下我在美国俄亥俄的房子不久,就收到一封来自加州的信,说如果二周之内不给这个机构汇去87美元,它就不给办房产证了。一看信就急了,赶快寄支票。邮完信后,正准备享受我这物美价廉的房子——折合成人民币只有6000元一平米还不算车库、地下室和院子的面积,而且是最好的学区——不想又一封信来了,这次来自特拉华,内容如出一辙:再不寄支票,房产证就不给办了!

    嘿!这是怎么回事?

    这才注意到这封信下面一行字——我们不是政府机构,你没有法定义务给我们交钱。找出上一封加州寄来的信,这行字也同样在那里。

    赶快找我的买房中介打听。对方说,压根你就不需要办房产证,因为县政府审计官网站上列着我房子的所有信息,包括房子地址、面积、房产税和历次交易价格。只有卖房时才需要房产证。只是,既然交了钱,那也只能是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谁让你没有注意下面那行字呢?

    看起来,房产信息透明让我这不明就里的外国人吃了亏。但很快我就发现,它带来的好处要远远大于让一些骗子公司钻空子这一弊端,而这种好处,最终还是落在每一个与房子相关的人身上,不论是买房者、租房者还是经营房产的人。

    首先,在这透明化的大网下,任何人名下有几套房,一清二楚,谁都可以查询。在政府的相关网站上,只要点一下房主的名字,他名下所有的房产信息就会列出来。不仅如此,所有公职人员,包括我所在的州立大学的教授,或者像房地美、房利美那样的国有企业高管,他们的工资都在网上可以查到。人们既可以清楚地查出官员和所有公职机构雇员的收入,又可以很容易得知他们名下有几套房子及其价位,那就可以很容易估算出他们拥有的房产数量是否合理,从而可以间接推断他们是否会涉嫌腐败或其他不正当收入。在这一体制下,什么房姐、房叔,都无处藏身。这一下子,国内很多学者指出的灰色收入推高房价的情况,在美国就很难发生。

    也许有人会说,固然房子信息都被挂到网上,但谁没事儿去查呢?老百姓可能不去查,但政府,特别是基层政府(在美国,一般都是市)一定会查,因为基层政府90%的开销都来自房产税(也称物业税,一般每年占房屋评估价的1%-5%),没有一个明确的算盘,作预算都心里没底儿。

    当然,如果没有物业税的配合,仅仅是透明化也并不保证一定会遏制了房姐、房叔们的冲动。反过来,如果没有透明化,那物业税再高,对于遏制体现在房子上的腐败也无能为力。

    前不久中国建设部遏制房价上涨的措施之一,就是要尽快建成全国联网的房地产登记信息。但这一信息如果不能公开查询,如果不开征物业税来增加持有成本,那即便联网,好像也看不出有多少实际的价值。

    其实,透明化不仅威慑贪官,也会让百姓们的购房决策更加理性。比如,如果了解一套房子所在社区所有房产的历史交易信息,就会让人合理计算这套房子的价位空间。假设买房子是为了出租生利,那根据房子的历史交易信息,物业税的金额,本社区房屋出租情况,很容易就会得出出租回报率。我曾经在美国不同城市、对不同价位的房子出租回报率进行测算,发现不论是贵房子还是贱房子,如果租客租满一年的话, 其收益去掉各项成本(不算银行按揭利息)几乎总是5%多一年 。因为能租出好价钱的房产,其物业税几乎总是会高一点。

    在这种预期下,没有什么人会觉得作房叔、房姐是什么好事儿,除非专职以租房为主业来实现规模效益。

    可能有熟悉美国情况的人还会问,既然如此,那在小布什作总统的8年,房价何以不断上浮,最终导致次贷危机?

    的确,2007年美国房价高峰时,平均房价差不多是2000年代初期的一倍。虽然涨幅与中国没法比,但在发达国家中也算高了,其背后,则是美联储量化宽松、美国金融机构滥用住房再抵押(即所谓次贷)等金融工具和美国联邦政府降低穷人买房门槛的举措。但这一轮房价上涨,并非是房姐、房叔们囤房的结果,而是各项政策措施,让几辈子买不起房的几千万穷人(美国有着发达国家中最严重的贫富差距)也作了房奴。

    而一旦经济回归正常,即便现在很多人寄托让房地产成为美国经济复兴的支柱,房价涨幅也只能用个位数来表示。

    作者系游学美国学者、中科院《科学新闻》杂志原总编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