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科技

拉里·佩奇展望未来

Miguel Helft 2013年03月30日

在谷歌公司首席执行官设想的未来里,计算机将规划你的度假,为你开车和预判你的想法。他的梦想或许听上去很大胆, 但确实有办法实现。

(图片提供:Anna Kuperberg

    去年秋天,全球广告巨头WPP集团(WPP Group)首席执行官苏铭天爵士(Sir Martin Sorrell)造访谷歌(Google),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派出一辆车到距公司大约20英里(约32.19千米)外的瑰丽酒店(Rosewood Hotel)接他。这辆车与众不同:它是一部有大量高科技设备、自动驾驶的雷克萨斯(Lexus)SUV汽车,车上配有雷达、传感器和每秒可测量超过150万次的激光扫描仪。它自主行进了20分钟,驶过280号州际公路(I-280)和这一地区繁忙的85号州公路(State Route 85),汽车依靠自动驾驶仪进行自动巡航,快速自行校正路线,在前方出现车辆和行人时减速,然后又加速驶出邻近车辆的盲区。苏铭天说:“这实在不可思议。”

    佩奇的无人驾驶汽车服务现在已经不再是娱乐来宾的小打小闹。正如佩奇会对愿意聆听他的人说,这就是未来的交通方式。不用介意大多数人可能觉得让计算机来开车的想法一是荒唐、二是危险、三是也不怎么好玩,佩奇是带着工程师的冷静客观逻辑来搞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身为两个孩子的父亲的他坚信,他钟爱的项目一旦成熟,将确实提高安全性。在他与高级下属们开会的私人“牛栏”里,他接受了我的采访。他对我说,很快,谷歌就能模仿你的开车方式,“但保证你不会死或是把别人害死。”他有条不紊地一一列举了无人驾驶汽车的其他优势,包括节省能源(因为它使交通的运行更通畅)、提高生产力(可减少数小时通勤时间来用于其他事务),还可以节约成本,仅谷歌公司就能省下数以百万计的美元。佩奇说,谷歌总部园区(Googleplex)车位不足,建设新车库的费用已经高达每辆车40,000美元。他反问:为什么不让汽车在你下车后,自己到园区外的地方寻找停车位呢?他还说:“在你需要它的任何时候,就可以用手机通知汽车,你正走出大楼。等到你走下楼梯,车子就已经在那里等着你了。”

    这听起来像是《杰森一家》(The Jetsons,美国科幻动画片——译注)和20世纪80年代电视剧《霹雳游侠》(Knight Riders)的疯狂组合,但这只是佩奇想让谷歌创造的未来的一部分,这个伟大的想法令他激动不已。自从1998年创办谷歌以来,佩奇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一直努力打造一家长期押注在大胆创意上的公司。很多创意迅速变成了必不可少的产品。佩奇本人就以支持最疯狂的创意而闻名,比如拍下每条街道的各个角落,建立真实世界的数字拷贝;扫描已出版的每本书籍,组成世界最大的图书馆;打造可以在两种任意不同语言间进行互译的机器(目前已经有4,200对语言)。因此,当《财富》杂志想要开始了解计算、人工智能甚至是交通的未来时,我们就求助于佩奇,了解谷歌如何在重塑几乎每一样东西,包括它自己。

    神奇的创意和有效、务实的管理极少能同时进行。佩奇了不起的一点就是,在鼓励他的工程师和高管追求宏大梦想的同时,他仍能以令人吃惊的效率管理这家拥有53,000名员工、营业收入高达380亿美元的复杂企业。当他在2011年4月上任时,谷歌曾经非凡的创新机器正显示出老化的迹象,官僚作风已经生根发芽。佩奇迅速重组了公司,让高管承担了更多的责任和义务,令谷歌聚焦于少数几个产品领域。这样做的结果是,造就了一家结构更加严密、更有进取心的组织。这些变化激怒了一些老员工,他们怀念公司成立头10年里的那种更自由的工作方式。但几乎所有人都承认,佩奇接手后,谷歌的凝聚力更强,效率更高。这一成就让硅谷里的很多人感到意外,那里一直传说佩奇是缺乏信心的书呆子。经常为初当首席执行官的经理人提供指导的创业家和风险资本家本·霍洛威茨(Ben Horowitz)说:“佩奇才气很大,管理公司的能力超强,他已经克服了所有那些问题。他做得这么好,真让人惊讶。”

    成绩随处可见。谷歌的广大员工更有活力,公司的产品整合得更好。佩奇听从了已故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聚焦业务的建议,取消了数十个非关键或不成功的项目,比如Google Health。他缓解了关键员工向Facebook和其他新创企业流失的势头。事实上,有些离职的员工又回来了。佩奇成功地带领谷歌打入竞争极为激烈的移动计算领域,依靠安卓(Android)操作系统不断扩展市场,而该系统正是他亲自推动收购的。或许最为重要的是,在佩奇的领导下,安卓和YouTube已经发展成了有相当规模的业务,让包括《财富》杂志在内的批评者都闭上了嘴巴,《财富》以前总说谷歌是个“一招鲜”。(目前,桌面搜索仍然占到谷歌业务的大约80%,但展示广告——主要来自YouTube——的年收入已达50亿美元。移动业务,包括手机搜索,能带来80亿美元。)

    然而,现在就将佩奇加入到伟大首席执行官的行列可能还为时尚早。尽管他为恢复谷歌的紧迫感和竞争优势做了很多,但公司仍然面临很多巨大挑战。与苹果(Apple)争夺移动计算领域统治地位的战斗依旧激烈。亚马逊(Amazon)已经成为购物者事实上所使用的搜索引擎,抢夺谷歌利润最大的一类搜索行为。对于谷歌的核心业务——手机广告的前景,投资者仍然感到心里没底。让谷歌担心的,还有与监管机构直面冲突的可能性。在美国和欧洲,持续数年之久的政府调查仍有可能演变成一起重大反拖拉斯案件,公司未来数年的创新力量也许会因此受到重创。

    除此之外,佩奇本人也是个问题。他极为内向,缺乏一位典型首席执行官所应有的超级魅力。今年39岁的他已是满头灰发,长着一对浓眉,一笑就露出成排的牙齿。不过在介绍他的某个看起来似乎很疯狂的创意时,他通常笑得像个小顽童。他通常轻柔、平稳的声音现在时不时带着沙哑,这是因为他的声带出了毛病,至今没有查清原因,这使他一连几个月没法发表公开演讲。熟悉他的人都说他很有风度,带着低调的幽默感,举止不卑不亢,恰到好处。但佩奇与外界沟通很少,外面的人感觉他有些傲气;他在2011年11月与《财富》杂志进行过对话,这仅是他两年前担任首席执行官后第二次接受媒体的全方位采访。对于华尔街和外界的大多数人来说,他仍然是个谜。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的一位分析师本·斯卡彻尔(Ben Schachter)说:“很难评价他,因为我们没有接触他的渠道。”由于佩奇实施过几项大的战略性行动但缺乏沟通,所以斯卡彻尔对此极为失望。“你花了120亿美元买下摩托罗拉(Motorola),却不解释你的战略是什么,这就给投资者制造了难题。”

1 2 3 4 下一页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