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马云:支付宝谈判无关契约精神

马云:支付宝谈判无关契约精神

财富中文网 2011年06月15日
阿里巴巴召开媒体沟通会对支付宝事件进行回应。

    为确保以内资身份获取央行颁发的第三方支付牌照,阿里巴巴集团在过去两年内将旗下子公司支付宝股权进行重组和变更,此举引发阿里巴巴集团主要股东雅虎、软银的不满。

    最新一期财新《新世纪》周刊“财新观察”栏目发表了社评《马云为什么错了》。文章强调契约与产权一道构成市场经济的基石,并指出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未经股东授权转移支付宝所有权违背了契约原则。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马云于14日在杭州紧急召开媒体沟通会,讲述了此次在支付宝转移及牌照审核过程中的心路历程。而他的最终结论是:“现在的支付宝,就是一个商业利益谈判的问题,跟契约精神无关。”

    下文为完整的媒体沟通会文字实录,与读者共享。

    阿里巴巴媒体沟通会文字实录(2011年6月14日)

    主持人:各位媒体朋友大家好,感谢大家参加媒体沟通会,这段时间关于支付宝事件大家都很关注,前段时间很多媒体评论,对这个事件做出解读,但是中间存在误读和误解,今天请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先生和支付宝CEO彭蕾女士和支付宝CFO井贤栋先生跟大家做一个沟通。

    马云:不好意思在这么大雨天让大家过来,我是昨天早上从国外回来,那决定临时开一个媒体沟通会,没想到这个事情这么大、这么受人关注,刚才陈亮说媒体有不少误读和误解,我觉得误读误解我们也有很大的责任,跟大家沟通不够,交流的不够透彻,但事实上这件事情我们原先也没有想到会变成这么一个结局,上升到契约精神、上升到诚信,反正今天早上有那么多朋友给我打电话、发短信,说这事儿搞大了,很多企业都在讨论这个事情,我觉得有必要跟大家做一个彻底的沟通,我觉得这个沟通还是很有必要,希望大家朋友带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各种各样的角度,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们做一个彻底的沟通和交流。

    本来想另外几件事,今年也是特别多的事情,我昨天还跟同事讲,阿里巴巴今年刚刚12周年,刚好本命年,事情特别多,一件事情叠着一件事情,这个媒体沟通会本来不在我们计划里面,既然大家那么有兴趣,我们就把这个作为一个案例,因为阿里巴巴想倡导一家新商业文明的公司,什么事情我们坚信在透明、开放、分享和承担责任,这是我们做企业的原则,也是做我们这家企业到今天为止的原则。

    我前段时间也看了网上很多文章,说我要去美国的话会被抓起来,还有听说今天中国公司在美国的股票下滑跟我们也有关系,反正越传越盛,我们也不气愤,也不郁闷,有这么一个机会沟通很好。

    围绕两个问题,一个是董事会的决议,所谓的契约精神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二个,三亿三千万人民币转移到我和谢世煌口袋里的事情到底是真的假的,我们就这两个先请支付宝CFO井贤栋跟大家讲所有的来龙去脉,然后我再来讲一下。

    井贤栋:谢谢大家,我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下整个我们在根据二号令申请的牌照以及我们做的股权转让过程中的来龙去脉做一个详细介绍。

    我们在2010年6月份人民银行发布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的管理办法,大家简称二号令,其中第九条有规定,外商投资的支付机构管理办法,包括业务范围,出资人的条件和比例由人民银行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

    另行规定什么意思?假如说你是外资的话,跟这套管理办法没有关系,将来你的业务范围是什么都不知道,出的二号令里面,不只是二号令本身以及细则,还有配套的业务管理办法,大家今天知道包括客户备付金管理办法,包括预付卡管理办法,网络支付管理办法等等,如果是一套的法规体系,你不只是报批这么简单,一套体系的出台经过了很多年。

    根据二号令出台以后,我们在当年年底之前提交了申请,业务许可证,办法出来以后细则一直没有出,细则12月份才出来,细则详细申报规定,细则出来以后,我们第一时间做了申报。

    然后通报过以后,在第一季度审查资料的过程当中,大家千钧一发的时候,我们跟他们沟通中,他们对我们有一个要求,要我们做出一个书面声明,这家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公司是支付宝中国网络公司唯一实际控制权人,没有境外投资人通过支付宝协议这样一些安排,我们这个声明得到他们的认可和肯定。

    我想我们对这样一个声明的回应,做这样声明的东西,是作为一家高度重视合规,我们占据50%市场份额和巨大影响力的第三方支付企业,我们本着对央行政策法规严肃性的遵守,对亿万用户负责的态度,我们表示充分理解和严格执行,当时这样的来龙去脉,下面把股权结构变化做一个说明。

    第一个3.3亿什么意思,大家看一下这份图,这个公司叫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就是牌照申请公司,回到2009年6月份之前,100%由这个外资控股,Alipay E-commerce,其实我们在2009年6月份做了第一次股权转让,为什么是6月份,大家都知道2009年4月份央行出了一个非支付机构企业做一个备案登记,当时这个出来以后,我们理解这份登记背后的精神和要求,并积极和主管机构就同,我们紧接着说,我们当时是外资公司可能会麻烦,我们立刻做了一个70%比例转让到内资来,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们做了什么事情,再增资到五个亿,当时根本我们理解和沟通,办法会对注册资本金要求达到一定的规模。我们紧急做两件事情,做了一个股权转让到内资70%过来,第二个增资,1.8亿增资过来,做了以后2009年7月份我们做了备案登记,七月底的时候,当时备案登记的情况是说这家企业其实是内资,当时是外资,注册资本金5亿。

    第二个,下一个时间点回到今年的6月份央行公布了二号令,2010年6月份,二号令以后,上面明文规定,对外资支付机构要另行规定,管理办法另行规定,我们非常严谨的研究了这份文件,理解到这个外资属于另行规定,这有可能会遥遥无期,第一个二号令管理办法出台,05年就有征求意见稿,差不多五年多才出台,我想如果支付宝不能第一批拿到牌照的话,对我们所有用户影响,对阿里巴巴集团价值影响是巨大的,我想紧接着我们立刻做了一个决定,在6月份出台二号令以后,我们8月份把剩下的30%转让给这个内资企业,所以这是100%内资,这个转移价格是集团内部的资产转让,大家看上面的线,这个是去到阿里巴巴集团的,这个是属于阿里巴巴集团所有,这个地方是协议安排,大家一直问为什么会有协议安排?其实早就有协议安排,在我们提交资料的那一刻,其实这个结构是这样的,这边就没了,这边是这样一个结构的安排,大家非常清楚这样的结构安排,我们提交资料,紧接着到了今年第一季度,第一季度的时候刚才说我们接到央行的一个函,需要我们对整个控制协议的东西做一个说明,并且做一个书面声明,我们第一季度终止了控制协议,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情况下,我们能做的唯一的事情,这个协议终止掉,并立刻符合央行的发牌规定这样一个事情,并且这个事情我们和股东方一直在非常积极的、富有成效的沟通,大概这样的一个节奏,我们整个所谓的为什么是3.3亿的安排,从第一刻开始,我们一直在努力去做,想我们能够符合国家对外资的规定,能拿到牌照,这是基于一步一步对央行政策的理解和他们的沟通,我们做这样一个节奏的东西。

    我想对于在整个转股过程中一些我们背后政策的考量和我们的节奏做一个简单的介绍给大家。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财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