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领导力

2019年《财富》全球最伟大领袖榜中的商界领导者

财富中文网 2019年04月22日

这些商界人士正在改变世界,并且在激励别人改变世界。

1.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夫妇

盖茨基金会联合创始人

2003年,莫桑比克曼希萨。“梅琳达会坐在地上,用女性和女性对话的方式谈论身为母亲关心的事情。”一位一同前往当地的合作者回忆道,“她和人建立联系的能力让人印象深刻。”图片来源:Courtesy of 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Barbara Kinney

过往的证据表明,微软的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就像一股无法阻挡的力量,当他遇到了一个十分容易被感动的人——善解人意的梅琳达·盖茨时,人们只需去衡量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影响力就可以了。

从1995年1月至2017年底,以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夫妇命名的慈善基金(包括于2000年并入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早期盖茨家族基金会)部署开展的项目已高达455亿美元,十分可观。该基金会捐助成立了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并持续提供支持,各国卫生专家普遍认为这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国际公私合作伙伴关系:该项目为发展中国家7亿儿童注射了疫苗,帮助他们免受可预防疾病的伤害。该基金会捐赠的第二大项目是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和疟疾基金。

但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夫妇具有深远影响力的原因不仅在于富有。正如沃伦·巴菲特向《财富》杂志所讲:“他们两人形成了乘数效应——他们两个共同形成了这种效应。他们用不同的风格按照统一的目标采取行动。”

4.马化腾

腾讯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于2018年3月25日在中国深圳的五洲宾馆参加中国IT领袖峰会。图片来源:VCG / Getty Images
 
在热闹的中国科技圈,和其他人相比,马化腾一直十分低调。但由于腾讯的即时通讯类手机应用微信拥有十亿用户,他的影响力遍布全球。微信是超级应用程序模式的典范,用户可以通过该手机应用的单一界面支付账单、订外卖、预订门票、打游戏等等。包括Facebook在内的竞争对手现在都在进行战略调整,想要模仿它的成功。

5.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

微软首席执行官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在德国弗里德里希斯海因的大众汽车数字实验室。图片来源:Bernd von Jutrczenka—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
 
在纳德拉的领导下,微软已经从Azure云平台等新业务中实现了惊人的增长。纳德拉最近还向大家表明,他在解决内部员工动荡局面的同时坚持其原则——他支持向美国陆军供应具有增强现实功能的耳机。他主张微软不应该对负责保护民主的国家机构隐瞒技术。

9.何塞·安德烈斯(José Andrés)

世界中央厨房主厨/创始人

 3月,厨师约瑟·安德烈斯来到曼哈顿,准备为他的餐厅帝国推出一个全新产品——一个占地35000平方英尺的西班牙食品街,位于闪闪发光的新哈德逊庭院。在这里,还有托马斯·凯勒的法国洗衣店餐厅(French Laundry)和戴维·常的百福餐厅(Momofuku)等其他A级厨师的店铺,安德烈斯的纽约店铺将为顾客提供腌肉和奶酪、西班牙小吃和海鲜饭,以及十几种雪利酒。

10.董明伦(Doug McMillon)和丽莎·伍兹(Lisa Woods)

沃尔玛首席执行官;沃尔玛战略和美国利益规划高级总监

图片来源:Paras Griffin—Getty Images for 2017 Essence Festival; Courtesy of Walmart

美国的医保费用达到了天文数字——2018年的支出费用达3.7万亿美元,而且还在继续攀升,患者和负责买单的雇主感到压力巨大。作为美国最大的雇主,沃尔玛对这些趋势线再熟悉不过,董明伦和伍兹也因此进行创新,以便做好医保工作。

针对该公司的110万美国员工及家属,伍兹于2013年成立了卓越中心(Centers of Excellence,COE)项目,员工因此能够前往和沃尔玛针对选定项目签了合同的顶尖医院就诊。公司负责买单,并且发现这种做法物有所值。例如,从本地医院转诊进入这些顶级医院做脊柱手术的员工里,一半以上的人被COE医院告知其实并不需要做手术。对于那些确实需要做手术的人而言,在COE医院做手术后再次入院的几率降低了95%。沃尔玛发现,在COE医院接受治疗的员工恢复得也更快,能提前三周重返工作岗位。

沃尔玛已经将COE模式扩展到十几种类型的医保。其他公司已经开始效仿这种做法,这张蓝图或许能改变这个国家功能失调的医保系统。

11.阿里科·丹格特(Aliko Dangote)

丹格特集团首席执行官

据彭博社报道,丹格特是非洲最富有的人,身价164亿美元,他的丹格特集团旗下四家上市公司现在占尼日利亚股票交易价值的三分之一。他的财富基于一场豪赌——赌尼日利亚的经济独立:业界普遍认为,在水泥、农业、采矿和石油等丹格特的公司参与竞争的行业里,是他帮助尼日利亚在这些领域实现自给自足。

现在,他把自己的财富转化为有影响力的慈善事业:丹格特的基金会是非洲最大的,已经帮助尼日利亚巴耶罗大学建立了一流的商学院;该基金会还与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合作,共同打击尼日利亚慢性营养不良的问题。

12.孙正义(Masayoshi Son)

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

软银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于2019年3月25日在日本东京举行的米尔肯研究所日本研讨会上发言。图片来源:Kiyoshi Ota-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孙正义已经成为科技界的造星人。他在2016年成立了价值1000亿美元的远景基金(Vision Fund),颠覆了风投界,初创公司开展竞争时,他的支持往往被证明至关重要。孙正义会亲自审查潜在投资对象的首席执行官,激励他们大幅扩张,哪怕公司盈利还遥不可及。如果没有他对优步、Grab和滴滴出行的大力支持,共享出行行业可能不会是我们所看到的这样。

14.蒂姆·库克(Tim Cook)

苹果首席执行官

去年,由于iPhone在手机行业的主导地位,苹果公司成为首家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的美国公司;但由于iPhone销售增长放缓,1万亿美元市值不再,苹果需要采取新的行动。库克也知道这点,苹果公司3月份的发布会说明该公司准备将服务和订阅收入作为增长“支点”,这也是他想重新刺激增长的新举措。无论成败,本次战略调整将决定库克的遗产——以及苹果的未来何去何从。

16.奇普·伯格(Chip Bergh)

李维斯首席执行官

李维斯上市时,公司首席执行官奇普·伯格在纽交所外。图片来源:Richard Drew-AP / Shutterstock

伯格2011年接任李维斯首席执行官时,这家牛仔制造商还由于其标志性的历史活在自己的影子里。伯奇让这个品牌重新酷了起来,把李维斯定位成具有名人血统的时尚美国产品。在公司内部,他改造了技术,整顿了组织;截至公司3月上市时,他任内公司年收入平均增长达26%。伯格还成立了“更安全的明天基金”(Safer Tomorrow Fund),可以说是防止枪支暴力的开拓性举措。

19.崔斯坦·沃克(Tristan Walker)

Code2040联合创始人、Walker & Co. Brands首席执行官

Code2040是一个培养黑人和拉丁裔科技人才的非营利组织,沃克2013年还成立了一个同名美容公司,二者拥有一个共同的主题,两个机构的工作都是在这样一个前提下开展的:有色人种将在大约20年后成为美国的多数人种(也就是Code2040中的“2040”年),如果企业没能和这些多数人口实现连接,他们将错失巨大的机会。

沃克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商学院,他曾在华尔街和推特任职,沃克成功让这个项目在不同行业都得到了回应。Code2040现在每年都在LinkedIn和Airbnb等硅谷巨头安置100多名“伙伴”。而在零售方面,Walker & Co.成功说服塔吉特和丝芙兰销售其剃须产品和洗发水并摆放在突出位置而非“有色人种美容”的边缘货架上,实现了突破。12月,宝洁公司收购了Walker & Co.,以另一种方式肯定了沃克的愿景。

21.乔·安·詹金斯(Ann Jenkins)

美国退休者协会首席执行官

2018625日,美国退休者协会的首席执行官乔··詹金斯在纽约举办的美国退休者协会大脑健康活动上发言。图片来源:Anthony Behar—Sipa via AP Images

55岁及以上雇员在美国劳动力中约占24%的比例,而年龄较大的员工被解雇的风险更高。今年春天,在一项长期僵持不下的法案上,詹金斯同时得到了两党支持,该法案将强化针对年龄歧视的联邦法律效力。她还经常批评处方药的费用问题,这个问题对于容易生病的老年员工和退休人员而言都是重负。

23.卡特里娜·莱克(Katrina Lake)

StitchFix首席执行官

Stitch Fix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卡特里娜·莱克出席在加州好莱坞召开的2018年制造商大会。图片来源:Patrick T. Fallo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作为个人造型服务公司Stitch Fix的首席执行官,莱克已经悄然改变了美国企业界女性的游戏规则。2017年,莱克34岁,她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上市公司女性创始人。Stitch Fix的董事会和员工大多数都是女性。去年,莱克作为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却休了一个长达16周的产假,树立了一个开创性的榜样。

24.威廉·麦克唐纳(William McDonough)

William McDonough + Partners创始人

麦克唐纳的公司为耐克和福特等巨头设计了生态友好型园区,可以说因此推动“绿色”成为当今建筑界主流。今天,他是支持“循环经济”的领军人物,可持续性是循环经济中所有产品设计的基础;他还在引领业界重新设计塑料制品使用的原材料,以保证这些材料不会在海洋和人类的血液中堆满。

26.马克·哈里森(Marc Harrion)

Intermountain Healthcare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图片来源:Courtesy of Intermountain Health
 
受价格上涨、短缺和制药行业多变的影响,医疗工作者经常为获得基本的非专利药品苦苦挣扎。犹他州一家顶级医疗系统Harrison的首席执行官提出了大胆的解决方案:与六家合作伙伴一起成立独立的非盈利制药公司Civica RX。该合资企业已签下近800家医疗系统客户,到年底应该可以生产仿制药。

30.卡皮尔·莫哈比尔(Kapil Mohabir)

Plympton Farms管理合伙人

莫哈比尔在圭亚那长大,曾亲眼目睹小农户因缺乏机会进入大市场而陷入贫困。他在德勤和哈佛商学院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回到圭亚那组织农民成立批发销售团体,然后努力在工业化的世界里寻找食品公司客户。下一步是在其他依赖农业的小型国家传授该商业模式。

31.柳井正(Tadashi Yanai)

日本迅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创始人

2018在日本东京举行的松下跨价值创新论坛上,日本迅销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柳井正发言。图片来源:Akio Ko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人们很容易把迅销旗下的优衣库品牌误认为是“快时尚”,毕竟优衣库的服装既便宜又普遍。但是,流行且一次性的快时尚与柳井正的目标恰好相反。优衣库的仓储式商店存放着耐用又实用的各季衣服,也由此成为可持续时尚领域的领跑者。

32.米克·艾伯林(Mick Ebeling)和丹尼尔·爱泼斯坦(Daniel Epstein)

Not Impossible实验室和Unreasonable团队(分别)担任首席执行官

有些事不合理,但并不意味着不可能。这正是今年4月《财富》健康头脑风暴会议上,两位非传统企业家米克·艾伯林和丹尼尔·爱泼斯坦向人们传达的信息。艾伯林负责的“Not Impossible”实验室已开发出可为官能受损人群提升相关能力技术,其中包括让聋者跟听力正常的人一样在“环绕身体”体验中感受音乐的可穿戴设备,以及在苏丹开办3D打印假肢实验室。

同时,Unreasonable项目主要支持资助成长阶段的创业者(而不是种子期和早期阶段的创业者),加速革命性的创意进入市场。爱泼斯坦引用萧伯纳的话作为商业哲学的灵感,萧伯纳曾写道:“所有进步都依赖不理性的人。”迄今为止,该团队已向约180位不理性的创业者投入了时间和资源。

33.风险投资要为99%的人服务

All Raise的艾琳·李(Aileen Lee),Rise of the Rest的史蒂夫·凯斯(Steve Cases)和JD·万斯(J.D. Vance)

JD·万斯、史蒂夫·凯斯和艾琳·李。图片来源:Lloyd Bishop—NBC/NBCU Photo Bank via Getty Images; Michael Loccisano—Getty images; David Paul Morris—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风险投资可能是科技行业里性别差距最大的地方,只有不到10%的领导职位由女性担任,2018年只有2.2%的风投资金投向女性创办的公司。去年正式启动的All Raise是风投领域内的女性联盟(受到Cowboy风投合伙人艾琳·李的一封群发邮件启发),目标就是从两方面改变现状。All Raise向女性创始人提供一对一的细致指导,而风投冠军计划主要帮潜在投资人在风投公司寻找合适的高级合伙人。

地理差异是科技行业面临的另一大障碍。美国在线创始人兼投资人史蒂夫·凯斯表示,75%的风险投资流向了加州、纽约或马萨诸塞州的公司。他跟合作伙伴,也是作家JD·万斯一起管理着Rise of the Rest公司,旗下有1.5亿美元规模的基金,专门投资于市场饱和场程度没那么严重的市场。通过热闹的巡回推介和项目竞争活动,Rise of the Rest已在30多个州投资了约100家公司,此举也提醒了创业者,去旧金山湾区创业并不是成功的先决条件。

35.克尔斯汀·福斯伯格(Kerstin Forsberg)

Planeta Oceano创始人/主席

Planeta Oceano的目标是教育从学龄前儿童到企业主的全社会了解海洋生态,希望人们主动保护濒危物种。“这不是自上而下的政策,而是要集体采取行动。” 福斯伯格说。
 
该建议有助于保护厄瓜多尔和秘鲁的海龟、鳐鱼和鲨鱼,福斯伯格就是秘鲁人。目前她正为美国学校提供数字课程。

36.苏尼塔·丹努瓦(Sunita Danuwar)

Shakti Samuha执行董事

尼泊尔每年约15000名女孩遭到绑架,经常被送往邻国印度从事非法性交易。1992年,丹努瓦14岁时也有同样遭遇,被困一家妓院四年后获救,她与其他幸存者联合成立了Shakti Samuha(印地语,意思是“群体的力量”)。该组织为贩运人口受害人提供庇护所和咨询服务,已经帮助了2万多名妇女。

38.艾伦·阿格勒(Ellen Agler)

The End Fund首席执行官

 

图片来源:Courtesy of The End Fund

阿格勒正领导国际社会努力消除本不该存在的问题,即忽视热带病(NTD)。该组织努力解决五种使人虚弱有时甚至致命的疾病,包括河盲症和肠道蠕虫等,此类疾病完全可以预防和治疗,但仍影响着全世界超过15亿人。阿格勒指出,热带病的名称有些误导。人们真正忽视的不是疾病,而是受疾病折磨的人。

The End Fund与非政府组织、政府和私人慈善家合作,调配资源并协调工作。该方式已产生奇迹:2012年至2018年期间提供超过7.24亿次治疗,也为180万名医疗工作者提供了培训。

今年4月,The End Fund收到了捐助者的5000多万美元,也是支持各种组织解决世界上最紧迫问题的慈善活动Audacious Project的资助活动一部分。该笔资金有助于加速在非洲四个国家消灭肠道蠕虫,也向因为学校、工作和其他事情罹患肠道蠕虫而错过机会的弱势群体提供了成功的机会。

41.安东尼奥·奥尔塔-奥索里奥(António Horta-Osório)

劳埃德银行集团首席执行官

图片来源:Chris Ratcliff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11年,担任首席执行官8个月后,奥尔塔-奥索里奥曾因压力过大离职并寻求帮助。如今,他向同事提供有助于解压的工具,也能公开谈论自己的危机(还为英国脱欧出谋划策)。劳埃德向高级员工介绍正念工具和心理分析,可以更好地应对焦虑,很快会向全体员工推广。

43.贝思·福特(Beth Ford)

Land O'Lakes首席执行官兼总裁

2018年8月29日,明尼苏达州雅顿山,贝思·福特位于Land O'Lakes公司总部。图片来源:Jenn Ackerman for Fortune

去年夏天,福特晋升为首席执行官时知名度飙升,因为她是第一位公开同性恋身份又执掌《财富》美国500强公司的女性。伺候她也变成在工作中展示真实自己的典范,一方面身为LGBTQ人群的榜样,又能避免该重身份喧宾夺主影响领导工作。过去一年虽然经历贸易战和消费者口味的不断变化,福特带领着该乳品公司应付自如。

45.阿鲁纳查拉·木鲁甘南( Arunachala Muruganantham)

Jayaashree Industries社会企业家

阿鲁纳查拉·木鲁甘南(右)跟妻子香缇和女儿在一起。图片来源:Pallava Bagla—Corbis via Getty Images

阿鲁纳查拉·木鲁甘南是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月事革命》的男主角,他发明了用纤维素制作低成本卫生巾的机器,造福了印度。在印度,品牌卫生巾的价格非常昂贵。每台机器将大约能让3000名妇女用上卫生巾,享受随心活动的自由,同时也可为10位妇女提供工作。

46.特里西娅·格里菲斯(Tricia Griffith)

前进保险公司首席执行官

图片来源:Spencer Heyfron for Fortune

身为《财富》杂志年度商人,格里菲斯堪称从底层逆袭的典范,她在前进保险工作30多年,从初级理赔师一路晋升为首席执行官。她首次进入前进保险高管层担任人力资源主管时曾推出第一个多元化和包容计划。

如今作为首席执行官,每周五她都在公司自助餐厅与普通员工共进午餐,努力打破沟通障碍,在员工队伍里加强凝聚力。她也擅长鼓励创造力,赞助创新的黑客活动,激发思考的问题研讨会。种种举措推动前进保险在竞争激烈且商品化的行业中迅速增长,实属罕见。格里菲斯2016年掌舵以来,收入增长了36%,部分原因为押注人工智能,以及大胆进入家庭保险领域。(财富中文网)

译者:Agatha,冯丰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