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世界500强

联邦快递首席执行官施伟德畅所欲言……

Brian Dumaine 2012年10月16日

从中国市场、美国经济、声誉的价值,再到政府为何不应该为大学本科教育付费。

    我注意到,您在最近写给员工的公开信中,谈到了一段视频,一位联邦快递的快递员把计算机显示屏从某位住户的院墙上扔了过去。这幕场景被保安摄像头记录了下来,并且公布在YouTube上,随后这段视频迅速传播开来。这与紫色承诺不太吻合。

    听我说,这个年轻人当时究竟在想些什么,我永远也不会知道。我们去了他的工作地点,管理那个站点的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经理,他不断与我们交流优质服务的重要意义。而且在我们公司,有一件事非常清楚:你不能乱扔包裹,也不能丢掉包裹。这是最基本的原则,对吧?

    当然,他的所作所为让我们其他25.5万人出离了愤怒,因为我们拼命工作,却落得这样的结果。我们立即要求我们的快递业务负责人录制一段他自己的视频发布在YouTube上,他在视频中这样说,“听着,这并不能代表我们。我们为此道歉。”这段视频同样迅速传播开来。我们以质量为导向的管理核心是,你必须把失败当作完善的机会。因此,这才是我在公开信中提到这段视频的原因。我们并不是要掩藏它,而是保证每一个人都看到它,并且从中汲取教训。

    您所处的位置非常有利于观察经济运行情况。您觉得美国经济增速减缓了吗?

    没错,我们把预测调低了一些。现在,我们预测2012年GDP的增速为2.1%,而2011年为1.7%。我觉得其中有一些好消息,也有一些坏消息。我们正面临欧洲危机,我们希望由此带来的金融传染病不会蔓延到美国的实体经济。欧洲的经济增长肯定已经减缓,但它还不是许多人认为的那种灾难。只不过它的经济活力比中国、美国等国家差了许多。

    美国没有能够与亚洲匹敌的供应链,这是不是造成美国经济出现问题的一个原因?

    在未来10年里,重返北美的许多制造业活动将让我们受益匪浅。它们可能不会全部回到美国。其中有许多也许会流入墨西哥和中美洲,但总体而言,迅速恢复活力的供应链和一抢而空的订单将让美国的制造业变得更强大。导致这种变化的原因是,居高不下的原油价格使得从中国到美国的运输成本,无论是空运还是海运,都变得非常昂贵。

    如果您能施展魔法,怎样做才能增强美国的竞争力?

    美国唯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改变公司税收体系,因为就现有的情况看,这个体系鼓励的是杠杆金融和金融服务,而不是实业。

    例如,可减税的利息?

    没错。在资本密集型的公司,你提高杠杆化程度是以公司跳入火海为代价的,因为一旦经济衰退无可避免地出现,我们已经知道后果将会如何。那么我们怎样才能提高竞争力?首先,应该降低公司税率,使之具有全球竞争力。把所有公司的最高税率定在20%或25%,其他无足轻重的内容全部取消。其次,我们应该实行区域性税制,这样你就不会因为把钱带回美国而受到惩罚。譬如,在中国生产婴儿食品,然后卖给中国消费者赚来的钱,如果带回美国就不应该征税。我们希望这笔钱回到美国,这样我们就能在这里创造就业。

    第三是为投资提供税收激励,当然这要取决于具体投资数目。因为与创造就业,尤其是创造好的就业岗位唯一完全有关的事情就是商业投资。我们大力推广100%的资本开支。目前,我认为你不可能既降低公司税率,又进行100%的资本投资,因为你让联邦赤字增加的太多了。但是能注销投资比降低税率和区域性税制更受人青睐。

    但这不也是需求问题吗?美国公司拥有两万亿美元现金,但它们并没有投资,因为根本没有需求。

    根据我40年的经商经验,我认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是企业家,以及新产品和服务的开发,它们开始创造需求,然后再形成良性循环。当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发明iPod和iPhone时,它们帮助推动了云计算和电信系统的发展,结果突然之间创造了多少就业岗位?关键在于,如果你与需求导向型的人交谈,他们会对史蒂夫·乔布斯或其他创造自身需求的企业家不屑一顾。你能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鼓励私人投资。我认为凯恩斯勋爵(Lord Keynes)从未宣扬从一个市民集团那里收取钱财,然后再转移给另一个市民集团。他宣扬的是在需求低迷时,政府予以投资,如修建道路、堤坝、港口等。

    您是重建论的主要支持者。奥巴马的预算包括了数十亿美元基础设施建设经费。对此您有何看法?

    创造高收入的蓝领就业岗位的唯一办法是把公共投资用于基础设施和教育,把私人投资引向设备。访问过中国之后,天哪,我都不好意思再飞往肯尼迪机场了。我们必须花钱完善我们的基础设施。在这个问题上,极右翼共和党人士是最大的反对派之一,无论花钱干什么,茶党的财政鹰派都持反对意见。但是基础设施有多重效应,只要它是好的基础设施。我是说,不要修建根本不通的桥梁。

    您已经开始购买电动汽车。您认为政府会提供奖励,帮助交通运输体系实现电气化吗?

    我们的电动汽车还未取得积极的回报,因此我们一直做的就是拥护通过规模化生产电池来降低它们的成本的政策。例如,我们提倡重新实行燃料效力标准。听着,这是关乎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的事情,你必须把这些电池看作是F-35战斗机或机关枪。因为我们要做的是停止从动荡不安、对我们持敌视态度的地区大量进口原油。这个问题有一部分是政治原因造成的。我发现右翼媒体把这个问题当作奥巴马的问题来嘲笑。这其实根本不对。

    您早先曾提到,投资教育是为美国人创造更多就业岗位的另一个关键因素。

    我个人认为,联邦政府——而且这里讨论的是大学本科教育——应该限制对高等教育资金,以及对科学、数学和工程等专业的贷款的资助,因为这些正是产生大部分附加值的地方。我们过于强调“大学学位”。听着,德国学生走到人生岔路口的时候,他们要么上大学,要么进入中等专业学校。譬如,你是联邦快递公司的飞机机修工,在我们的一架波音777飞机上工作。这份工作的年薪是10多万美元。你不必为了得到这份工作而去攻读大学学位。你不一定非得知道乔叟(Chaucer)和《坎特伯雷故事集》(The Canterbury Tales)。你可以直接去阿肯色州的西孟菲斯,我们与当地的社区大学有合作关系,你可以在那里学习并且成为有执照的机修工。然后你就可以来联邦快递工作了。

    那么,从长期来看,您对美国持乐观态度。

    没错。但是,美国的政治体系已经彻底崩溃了,正如一位智者所言,“不能在继续下去了,绝对不行。”因此,我们要么在什么时候被债券市场拦下来,要么就得整顿华府。我觉得我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译者:萧艾

上一页 1 2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