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枪击背后:温州人再有钱,恐怕也只是当地势力的“盘中餐”

赵永升 2017年03月29日

当地时间26日晚,一旅法华侨于巴黎家中被破门而入的法国便衣警察枪杀的暴力事件,引起了海内外华人华侨的极大愤慨。随后两日,在法华人举行了罕见的大规模示威抗议活动。

巴黎第十九区的华人因与邻居口角,就被法国警察上门枪杀一事,诸多媒体已经铺天盖地地做了跟踪报道,因而本文不再赘述。在此想从另一个视角——即在法华人、华裔究竟处于何种境况?如何摆脱旧有的境况?又如何能争取到华人族群应有的一席地位?

笔者指出:只有掌控政治权力,在法国的华人、华裔才能在经济利益上得以保障。否则,就算温州人再有钱,未来也恐怕只是法国其他族群乃至法国某些势力的“盘中餐”。

巴黎华人族群的分布:“聚居型”与“散居型”

首先,巴黎十九区以及巴黎华人的境况究竟如何?

此次枪杀事件发生的地方,位于巴黎市的第十九区。在巴黎这是华人和华裔聚居的几大地点之一。十九区也有老的华人移民,但主要的还是华人新移民。有温州人,包括青田人,以及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东北等地来的新移民。

十九区的另一个特点:除了华人,还有大量少数族群,例如阿拉伯人和黑人。而多族群聚居之地治安往往不好。经常听人说去那里一次就被偷、被抢,而偷和抢的目标一般都针对华人或者亚裔。

巴黎的华人分两类,一类笔者称之为的“聚居型”,另一类是“散居型”。聚居型的如十九区的华人,还有老华人移民所在的十三区;他们的文化程度总体不高,有些人在巴黎已经生活了几十年,甚至还只能说几句简单的法文。他们从事商业的居多,从批发到零售,不少也开个中餐馆或店铺。

另一类是散居型,主要是从大陆来法国的留学生。最初是国家公派,后来随着中国人收入的日益提高,越来越多的大陆自费留学生来到巴黎。读书拿到文凭之后,他们就在巴黎定居了下来。他们由于接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不少还是高、精、尖领域的人才,通常从事技能要求高的工作,不少已经进入法国“主流社会”。这些华人华裔通常不聚居,而是散居在不同的巴黎社区。

聚居型华人在收入上几乎处于法国社会的顶层,仅次于世界财富代名词的犹太人族群。可以称之为“财富型”。而散居型华人不少都堪称法国社会的“精英”。因而,笔者称之为“技能型”。

严重的“过度执法”与法国社会的漠然

在3月28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笔者用一句话对法国警察做了评论:这次华人在家被法国警察枪杀,从现有的各类材料汇总来看,警察严重“过度执法”、“暴力执法”的概率极高。其实,笔者甚至想使用程度更高的措辞。

法国青田同乡会会长陈少奇先生介绍说:死者为一名刘姓57岁中国浙江青田籍华侨,事发在法国巴黎十九区Aubervilliers街上的一栋Villa Crucial寓所内,事发时家中还有刘某的妻子、4个女儿和1个儿子。迄今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在开枪前法国警察的生命是受到威胁的。更不用说,就一次邻里口角,用得着派50人的警察队伍上门吗?更何况其并未依规着警服而是着便衣。

恕我直言,笔者在巴黎已经定居十余年,法国警察如此这般对待华人,闻所未闻。因此,对该事件的彻查极有必要,一旦被证实,就应让这些警察受到应有的刑罚处罚,而非只是简单的“停职”。理由很简单,至少现有的材料都足以证明法国警察在此次执法中疑点多多、漏洞百出,并且这也与笔者多年来脑中法国警察温和、不轻易开枪的秉性判若两人。

此次华人被枪杀事件,让笔者想起之前在巴黎东北部一个名叫Léo的黑人年轻人,被警察用警棍捅破肛门而引发的骚乱。后来,奥朗德总统立马亲临这个黑人的床前慰问。纵使如此,巴黎东北部还是由此引起了多起的打砸抢事件,以及持续数周的骚乱。

倘若细加比较,会发现太多的不同之处。同样是被法国警察“暴力执法”,法国政府现下的反应却是不痛不痒的“官话”;法国媒体采取的是“鸵鸟政策”,能不报道的部分就不报道。要不是在法华人自身力量增强,资讯很快得以分享,很多人根本不会知道这是一件如此严重的事件。而法国大众对此表现出的“漠然”,也让为法国社会做出贡献如此之大的华人华裔社团倍感心凉。

只有掌控政治,华人才能保障经济

笔者曾向在巴黎的华人华裔社团多次呼吁:“只有掌控政治权力,华人才能保障经济利益”。在这一点上,中国人真要好好跟犹太人学习。法国的犹太人和中国人在数量上基本差不多,都在50万人左右。如果算上尚未取得正式身份的人(俗称“黑户”),中国人应该比犹太人还要多一些。

诚然,犹太人由于历史原因,来法国的时间要比中国人长久很多。但更为关键的是,犹太人在经商发财之后,将财富的一部分投入政治“经营”之中——抑或“收买”政治代理人,抑或直接参政,抑或通过与位高权重的法国当地家族进行通婚;最终将法国相当一部分的政治权力,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

而中国人来法国的历史短,且那些占据法国华人华裔半壁江山的广义温州人,在浙江老家之时就是典型的“只问金钱、不问政治”。他们到了巴黎之后,依旧恪守着这个理念,以为只要遵纪守法、只要勤劳挣钱,作为西方文明“灯塔国”的法国,必定会让他们过上有保障的日子。

其实,之前的几十年这个问题并不严重,那是因为法国的经济还不错,其他族群也能过上好日子。然而随着欧债危机以及银行、房地产等伴生的危机接踵而而至,华人华裔原先的宁静生活被打破了——作为法国社会底层的黑人和阿拉伯人失业人口越来越多,无所事事的年轻人日益增加,自然就出现了针对华人华裔的抢劫事件。吉普赛人(即法国人称之为的“罗姆人”)则专攻偷窃,也主要针对华人华裔。这一切针对的不单是定居巴黎的华人华裔,还有那些来巴黎和法国其他地方旅游观光的中国人。

笔者真诚希望在法华人华裔,能够尽早意识到政治对经济的绝对意义。其实,作为少数族群受到威胁是常见之事,比如,犹太人的学校也常受到穆斯林极端分子的威胁,但法国政府立马下令,对法国境内所有的犹太人学校提供24小时高级别的军事保护。相比之下,究竟有多少起华人华裔被抢、被偷事件是压而不报的、报而不理的、理而不力的,早已无法从数据上说起。

只有华人华裔一改不过问政治的习惯,在法国多多参政,既有财力的提供资金支持,又有能力的直接上台竞选,才能从根本上改变中国人迄今在法国“只剩下钱”的形象。

在法华人需对内团结、对外“笼络”

当然,这些年在巴黎的华人华裔族群,在这个方面也不是没有举动。2008年北京开奥运会之前,全法国的华人华裔组织了规模盛大的巴黎华人“4.19大集会”。在笔者看来,这是在法国的中国人第一次如此齐心——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当时有不少的温州商人直接开支票,对此给了大力的支持。

2008年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可惜的是之后这个趋势没有保持下来。前文所述的两个类型——“聚居型”和“散居型”的华人华裔,在巴黎“4.19大集会”之后又回到各自为政的一盘散沙的局面。

笔者认为,此次又是一个极佳的能够将巴黎乃至全法国的华人华裔加以团结的良机。除了介入上层,在一定程度左右法国政坛的决策,还要在华人族群内部加强团结,尤其是近乎生活在两个世界的“聚居型”和“散居型”华人。

大家都要充分意识到:中国人只有自己团结了,外人才会看得起你,也才会把你当回事;而不至于同样的示威活动,法国警察面对黑人、阿拉伯人的挑衅、辱骂乃至殴打,能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而此次面对中国人的示威,法国警察就直接棍棒伺候。倘若有一天,“财富型”的华人(广义温州人)和“技能型”的华人(知识分子为主)真正联起手来,形成一个强大的既有财力、又有智力的华人族群,法国警察就不敢如此造次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在法华人华裔还应该创建自己的“群众基础”。经过仔细比较上次黑人事件之后的示威游行和此次华人事件之后的活动,不难看出,在黑人的示威中有无数的阿拉伯人,还有不少的白人法国人,而在我们中国人的示威队伍中,几乎是清一色的华人。此类比较兴许未必具有足够的逻辑性和显著的关联性,但笔者认为,华人华裔到了要改变传统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的时候了。

“闷声发大财”可以说是华人的“祖训”,这是要继续提倡不假。只是到了别人的国家,倘若还是依旧如此行事,不用说黑人和阿拉伯人,就连当地土生土长的白人法国人对华人华裔也会心生怨气。尤其到了最近十年期间,经济危机了,工作没了,福利没原先好了,房子买不起了……而一回头,眼见华人华裔大发其财,国内来的人更是买空这个店、包空高铁和飞机等。法国的其他族裔对中国人的“不满”是显而易见的。

因此,笔者建议在法华人华裔要多多乐善好施,多参加所居住社区的活动,尤其是帮助其他族群的公益活动;换言之,是要尽量“笼络”其他族裔。否则,华人华裔还会继续孤掌难鸣。

总之,随着在法国的华人华裔越来越富有,笔者在文初所述的“只有掌控政治权力,在法国的华人华裔才能在经济上得以保障”之策就更应该尽早地被华人社团提到日程上来。否则,就算温州人再有钱,未来也恐怕只是法国其他族群乃至法国某些势力的“盘中餐”。凭籍笔者在巴黎十余年的生活、工作的感受,此言并非危言耸听。(财富中文网)

 

本文作者赵永升为法国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教授,财富中文网专栏作家。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