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航空和运输

联合技术公司如何成为行业巨头

Shawn Tully 2014年07月18日

这家利润率超高的工业巨头在中国为大量摩天大楼提供了系统和产品。现在,它正撼动着航空业的格局。

    尽管可能听上去像类似于你祖父时代的工业公司,但路易•谢纳沃领导的联合技术公司并不像传统的制造商那样随着GDP沉重地前进。这位首席执行官偏爱大胆和面向未来的想法,例如他钟爱的GTF。(其它重大项目包括超高能效的开利空调系统和新型西科斯基军用直升机,后者的飞行速度比畅销的黑鹰直升机快50%)。在此次投资者会议上,路易•谢纳沃披露了令很多分析师震惊的雄心勃勃的目标。他承诺到2020年让销售额超过1,000亿美元。这意味着每年增长8%,远超全球GDP的预期增长速度。晨星公司(Morningstar)分析师丹尼尔•霍兰德(Daniel Holland)表示:“鉴于联合技术公司的庞大规模,实现这些目标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即使在良好的经济时代,这种增长速度也极为困难,并且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中国的新梯安装增量表:中国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电梯和电扶梯市场,以每年20%的增速增长,强劲地带动奥的斯的销售额。

    在两个领域都可能出现强大不确定因素的情况下,路易•谢纳沃设定了这些雄心勃勃的目标。首先,美国军费开始持续萎缩,因为美军撤出阿富汗而且有来自华盛顿降低庞大赤字的压力。普惠是洛克希德马丁制造的联合攻击战斗机的唯一发动机供应商。尽管联合攻击战斗机受困于成本超支严重,但仍是五角大楼最庞大的项目,将是未来几年稳定的发动机采购商。但国防业务的其它部分面临收缩。去年,由于黑鹰直升机的订单和服务收入下滑,西科斯基的销售额为63亿美元,实际上下降了7.9%。整体上说,联合技术公司来自军事部门的收入到2020年将保持不超过5%的增长速度,是过去十年的一半。

    第二个值得担心的地方是中国经济增速下降。国际评级机构惠誉预计中国2014年的GDP增速为7.3%。虽然这个速度仍高于发达国家,但低于政府7.5%的目标,这将是中国大陆自1990年以来的最低增速。如果这种降速造成中国繁荣的城市房地产市场急刹车,这可能会是路易•谢纳沃面临的重大问题。通过为中国的大型城市不断涌现的摩天大楼提供电梯和暖通空调系统,联合技术公司去年在中国实现了48亿美元的销售额。(注:不包括航空业务收入)

    即使担心,路易•谢纳沃也不会显露出来。这为首席执行官不断提到两个全球性的大趋势,这激励他聚焦建筑和航空市场——城镇化和航空旅行的快速增长。他强调:“全球只有16%的人曾经搭乘过飞机。20年内,这个数字将增加到25%。而全球各地的城市到2030年将增加超过10亿的中产阶级人口。”世界正在按照我们预想的方式运转,这听起来不错。但要想真正抓住这些趋势带来的机会,联合技术公司必须加快创新速度。

    作为领导者,路易•谢纳沃精力充沛、极其乐观,而且在多年运营实验室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知识。行业之外很少人知道的是,他在公司内部以设定听上去不可能达到的目标而闻名,并且能够通过一系列压力影响和启发灵感而实现这些目标。他不时地冒险使用英语也增加了他的个人魅力。例如,在法国图卢兹劝说空客时,他曾被问到母语为法语的优势。他回答说:“法语很有魅力,它帮助我们加深关系。”

101层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奥的斯电梯的轿厢——Stefen Chow为财富杂志拍摄

    路易•谢纳沃在加拿大蒙特利尔长大,其祖父参与创立了目前的SNC-Lavalin公司(C代表谢纳沃),这是加拿大的建筑工程巨头。他说到:“我总是希望制造什么东西——汽车、轮船或飞机。”在蒙特利尔商学院获得生产管理学位之后,路易•谢纳沃在1980年在靠近蒙特利尔的通用汽车工厂(制造雪佛兰卡马罗)找到了一个工作。他领导一个45人的团队,在下午5点到凌晨2点期间安装车轴和车架。

    即便是在肌肉发达的汽车工人中,路易•谢纳沃也能脱颖而出,因为他极强的个性和出色的体格。路易•谢纳沃当时的老板、庞巴迪航空公司(Bombardier)的现任总裁盖伊•哈契(Guy Hachey)表示:“他在腰间随时配备两个天线长达6英尺的收音机,即使离开工厂去五金店也不例外。他既像特种部队士兵,也像外星人。”

    1993年,路易•谢纳沃加入了位于魁北克省为螺旋桨飞机制造发动机的普惠工厂。这些飞机中的一个关键零部件是变速箱,但是很少用于喷气式飞机。然而这个变速箱后来成为GTF技术的基石。路易•谢纳沃的制造技能吸引了联合技术公司时任首席执行官乔治•大卫(George David)的注意,这位知名的财务与效率专家把联合技术公司从高成本的落伍者变成全球供应链管理的领导者。

    大卫在1998年把路易•谢纳沃提升为普惠公司的领导者。当时,普惠是第三大商用飞机发动机供应商,远落后于通用电气和罗罗。路易•谢纳沃表示:“从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我们一直是绝对的领导者,但后来失去了领导地位。在20世纪80年代初,普惠结束了其在窄体喷气飞机——单通道飞机,通常有120-190个座位——市场的统治地位,而集中精力于更具诱惑力的宽体飞机市场。当时,管理层认为宽体飞机会赢得越来越多的国内市场。相反,通用电气把窄体飞机看作未来趋势,在1981年与法国的斯奈克玛成立了平股合资公司CFM国际,赢得了波音737系列的独家发动机供应合同。CFM迄今为止仍然是畅销的波音737飞机的独家供应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