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 传媒与文化

版权的曙光

Roger Parloff 2012年11月06日

金·多特康姆的公司疯狂助长网络盗版,超乎人们的想象。但它可能一直是合法的。怎么会这样?版权保护的出路在哪里?

    这便让我们想起美国电影协会(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已故前主席杰克·瓦伦蒂(John Valenti)。尽管他已于5年前去世,版权批评者仍然时常提起他,通常是因为他于1982年在国会面前做出一句愚蠢的陈述。他说:“录像机之于美国电影公司,就如同波士顿扼杀者(Boston Strangler,20世纪60年代波士顿的一位连环杀手,曾连续扼死13位单身女性——译注)之于独自在家的女士。”这是版权质疑者最爱讲的一句笑话。

    确实,瓦伦蒂在Betamax上面大错特错。

    但是,如果30年后,他还能谈论Betamax判决以及它把我们带到的奇特领域,他大概会坚持自己的说法。

 

版权法里程碑

    数百年来,文化与技术的变革一直困扰着法官

1770年:《安妮法案》(Statue of Anne) 给予英语作家从著作出版之日起14年的保护期,若期满后作者仍健在,再给予14年展期。

1785年:一位制地图者对海图做了改进,能将从前地图没有变化的部分合并起来。

1789年:《美国宪法》授权国会给予作者“有期限”的“专利权”。

1853年:《汤姆叔叔的小屋》 (Uncle Tom抯 Cabin) 的一部德文版未被判定侵犯作者斯托夫人 (Harriet Beecher Stowe) 的版权。

1903年:就连马戏团广告也可以有版权。法官小奥利弗·温德尔·霍尔姆斯 (Oliver Wendell Holmes Jr.):“一个非常简单的艺术品也有某种只属于一个人的、不可略去的东西。这个人可以为那些东西申请专利。”

1908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一种琴键轴没有违反演奏歌曲的版权。

1940年:《神力人》(Wonderman)被判定侵犯《超人》(Superman)的版权,前者的武功和服饰模仿后者。

1964年:《疯狂杂志》(Mad Magazine)的搞笑歌曲采用了欧文·柏林 (Irving Berlin)的作品的调子,被判定为合理使用。

1984年:用索尼Betamax录像机的“时间平移”功能录制免费的电视剧被裁定为合理使用。

1993年:最高法院裁定,2 Live Crew的“漂亮女人”说唱乐搞笑版是对歌手罗伊·奥宾逊 (Roy Orbison)作品的合理使用。

2012年:在包括谷歌在内的数千家网站进行了“灯火管制”(blackout)抗议,《阻止网络盗版法案》被废除。

    译者:穆淑

 

与网盘公司做斗争

    2006年末,一位曾在哈佛上过学的制片人、记者和新闻学教师埃伦·赛德勒(Ellen Seidler)决定与她的一位朋友、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电影学院的毕业生梅根·希勒(Megan Siler)制作一部故事片。这是一部女同性恋的浪漫喜剧片,名叫《罗拉现身》(And Then Came Lola),是为了向她们喜爱的一部德国独立电影(指著名电影《罗拉快跑》——译注)表示敬意。

    赛德勒说:“我们编写剧本,找好剧组人员并拍摄了电影。等一切说完做完,花了我们将近25万美元。”

    她们像独立电影制片商那样筹资。“我办理了第二个按揭贷款,用退休金做抵押借钱,还背上信用卡债务。这不一定明智,但我们就这么干了。”

    2009年6月,《罗拉》一片在最重要的同性恋电影活动、旧金山Frameline电影节上放映,观众爆满,后来又在数十个电影节展播。和很多独立制片电影一样,该片没有在影院放映,先是发行了DVD,后来到下载和在线播放技术可行时,又以这些形式销售。目前,该片有9种语言的合法版本,可通过亚马逊、iTunes、奈飞、两家即时点播服务Buskfilms和WolfeonDemand以及iPhone的一款应用软件上买到。合法在线观看的价格只有2.99美元。

    赛德勒知道,这部电影会通过ThePirateBay这样的端对端网站被盗版,但她和分销商以为,这些方法对大多数人来说技术含量过高。可到了2010年春天,当DVD版发行时,数字存储的成本剧降,再加上流媒体技术的极大改进,将Megaupload这样的网络硬盘推向了免费看电影的前台。

    发行后不到24小时,赛德勒就在网上就发现了《罗拉》的盗版链接。数量很快达到好几千。链接主要发布在有广告收入的博客上,指向存储在商业网络硬盘的拷贝。她开始给网络硬盘、博客托管方(如谷歌Blogger)、广告网络(如谷歌AdSense )发送《千禧年数字版权法案》清理告书,仅在2010年5月的一个周末她就发了1,200封。但按她的话说,“这就像在尼亚加拉大瀑布里打伞”。她给《财富》杂志看了一张表格,显示她到目前为止,已经让人删除了超过56,000个她的电影的盗版链接。

    赛德勒说:“没过多久,我就发现,这些盗版不是为了分享,有人想从中赚钱。”而且不仅是盗版者赚了钱。提供广告的服务通常是谷歌、adBrite等美国公司。奇怪的是,广告本身一般来自合法的公司,比如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分行甚至还有赛德勒的发行商之一奈飞。一怒之下,赛勒德发布了自己的网站,名叫popuppirates.com,用来“纪录盗版与利润的联系”,并展示主流公司如何从这个黑市中获取利润。

    “我承认非常生气,因为我看到谷歌借我的电影赚钱,盗版运营商借我的电影赚钱,可我们还背着债务。这不合理。”赛德勒说。谷歌公司的一位发言人没有发表评论回应,只是确认收到了评论请求。(去年11月,在国会的一个听证会,谷歌的一位律师作证,公司不仅完全履行了《千禧年数字版权法案》规定的义务,删除了超过500万个搜索条目,关闭了15万个广告账户。根据政府 1月份对网络硬盘公司Megaupload的起诉书,谷歌还在发现该公司存在指向“有版权内容”的大量网页链接后,于2007年停止了对其的广告服务。)

    在发行的第一个季度,《罗拉》的收入不足其发行商沃尔夫视频公司(Wolfe Video)预计的四分之一。沃尔夫公司发行各类异常恋情电影已经有27年的历史。公司总裁玛丽亚·莱恩(Maria Lynn)说,“这个产品有市场喜欢。”她认为,网盘改变了预期。

    沃尔夫视频公司创始人凯茜·沃尔夫(Kathy Wolfe)说:“盗版者分为两类。一类人只要能找到合法的电影版本,就愿意付费。这激励我们提供合法的版本。但另一类人根本就不认为他们应该付费。他们随便就能找个理由支持自己的立场,让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赛德勒还会做更多的电影码?“大多数人搞艺术不是为了赚大钱。”她说。“但同时你也得交租金。我还在努力偿还拍这部片子给我带来的债务。梅根和我在周末和晚上工作。有段时间,我带着孩子,坐在缆车上拍一些小片挣钱。我大概不会拍电影了。”

上一页 1 2 3 4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